6年爱心接力,头箍女孩迎新生

曾经卖花筹手术费的李睿婷说,长大以后也要帮助更多人

筹足手术费,今年7月底,刚刚结束“小升初”考试的婷婷来到广州准备手术。8月8日凌晨2时许,长达7个小时的手术顺利结束,术后婷婷恢复较好,已经于近日出院了。

此后的每一年,婷婷制作的永生花都会出现在义拍义卖慈善会现场,拍得善款全部用于救助病童。截至2018年,婷婷的永生花共筹款12.1万元,将爱传递给6名病童。

这一年的义拍义卖慈善会,王颂汤在致辞中表示,往年婷婷的永生花都是拍卖救助其他病童,今年就让这盒花用来救她自己。他的话音刚落,何春妮的眼泪“刷”得流了下来。最终,永生花拍得5万元善款,比往年任何一次都要高。

术后出院的婷婷和王颂汤合照 符畅 摄

医生告诉何春妮,婷婷至少要做5次手术,费用起码要30万元-35万元。当时的何春妮只是一名清洁工,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如此高昂的手术费用。但是,看到懂事的女儿,何春妮不想放弃。想到女儿从小爱玩黏土,于是,她开始带着女儿学做彩泥玫瑰花,做好后,戴着头箍的婷婷拖着病体,和妈妈一起来到街边售卖,因此附近街坊都亲切地称她为“头箍女孩”。

对婷婷来说,从只能坐在轮椅上、无法外出行走,到能够站起来,再到学会骑车、上体育课锻炼身体,她的每一次进步背后,都凝聚着无数人的爱。“如果没有他们帮助我,现在我可能还戴着头箍在家里上不了学。”婷婷说,她最想感谢的人是王颂汤爷爷,希望长大以后能和他一样,用自己的行动去帮助更多人。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国家放射与治疗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钱菊英提出,大型医院应从疫情防控、日常医疗、员工关怀三方面开展抗击疫情管理工作。医疗护理、教育、综合、人事、督导、物资保障和后勤工作组,在医院疫情防控和后续复工复产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爱心接力助女孩渡过难关

2015年,恤孤助学会和媒体共同为婷婷发起了公益筹款活动,筹得善款4.5万余元,帮助婷婷顺利完成了第一期手术。这次手术在婷婷体内安装了两支可调节的钢条以固定脊柱,随着婷婷身体长高,她每年都要回到广州,通过手术调节钢条。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北京大学肿瘤研究中心主任季加孚针对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新冠疫情防控及肿瘤患者的医疗服务工作分享三点举措,即院内诊疗不能停、院外管理同进行、前线支援阻疫情。

后来,有热心市民将婷婷卖花自救的故事发到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媒体也进行了报道。得知她们的故事后,一直致力于重症贫童救治的恤孤助学会马上联系上母女俩,希望为婷婷募捐医疗费用。在恤孤助学会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加入到这场爱心接力中。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全国新冠肺炎医疗救治高级别专家组专家、四川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李为民梳理了华西医院在此次抗疫中承担的五方面工作:首先,华西医院作为四川省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收治医院,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救治;第二,全面负责成都市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疗救治工作;第三,通过远程方式支持四川省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第四,第一时间派出专家团队、医护团队驰援武汉;第五,派出专家支援意大利抗疫工作。

“头箍女孩”卖花筹集手术费

2015年,婷婷的病情恶化危及生命,如果再不进行手术,弯曲的胸椎就会压迫心肺,造成呼吸衰竭。于是,婷婷的妈妈何春妮咬牙决定带着女儿和为数不多的存款,从广西南宁来到广州求医。当看到医生把有着8颗钢钉和一个大铁环“头箍”安放在睿婷头上时,何春妮泪流满面,她说,“这些钢钉比钻进我心里还痛。”

德国曼海姆生命科学中心执行主任Siegfried Bialojan教授简要介绍了全球生命科学及制药领域在此次新冠疫情防控中开展的工作。他表示,当前生命科学产业趋向创新性发展,全球对于生命科学的市场需求较大,从而加速了疫苗、新药的开发,以及新诊断方式的发展。但需要始终铭记,应谨慎对待药物安全性问题,在疫苗批准方面,监管部门应始终把好安全关。

德国汉堡大学医学院流行病学研究院院长Heiko Becher教授从流行学统计数据角度分析了疫情带来的影响。他表示,3月22日,德国逐步实施社交活动限制,封闭了部分城市,同时限制人员接触。他指出,德国人的平均出行距离在社交活动限制政策出台后明显缩短,这表明人口流动性降低与传染控制情况是较为一致的。从4月中旬开始,德国的人口流动性有一定增加,但没有直接导致确诊数量增加,确诊数量反而进一步减少。

也是在这一年,术后心怀感恩的婷婷执意坐轮椅来到恤孤助学会“救·病童”拍卖会现场,把亲手制作的玫瑰花送给时任恤孤会代会长的王颂汤。王颂汤当场决定,将这朵花作为头号拍品拍卖。最终,这盒花以3万元被拍下送给王颂汤。后来,王颂汤将玫瑰再次拍卖,拍得1.68万元。

“这么多年,每次手术对我们来说都像一座大山,现在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何春妮眼泛泪花,“恤孤助学会的帮助,对我们来说就是雪中送炭。他们爱的传承精神一直打动着我们,让我们坚持每年参加拍卖会。这么大的恩情,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回报。”如今,何春妮也成了恤孤助学会的一名志愿者,常常为其他需要筹款的病童奔走呼号,志愿者群里总少不了她活跃的声音。

要用自己的行动帮助更多人

近日,李睿婷在广州完成了最后一次矫形手术,终于能够健康地奔向新生活。

李睿婷出生时就患有先天性漏斗胸,凹陷的胸口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等到2岁时再次就诊,她被确诊患有先天性神经纤维瘤脊柱侧弯。在医生的建议下,婷婷开始了佩戴矫形支具的漫长岁月,冰冷僵硬的矫形支具时常把她的背部皮肤磨得溃烂出血,身体也无法长高。长期治病,让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在李睿婷4岁时,父亲离家出走,从此她和妈妈相依为命。

按照治疗计划,婷婷在去年底就能接受最后一次手术了,但20余万元的手术费用,让何春妮犹豫了。令她没想到的是,恤孤助学会的工作人员主动问起了婷婷的情况,在他们的劝说下,何春妮最终打消了想要放弃的念头。

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南京鼓楼医院院长韩光曙认为,核酸检测能力的提升对于院内防控、防止交叉感染非常重要。(完)

大家或许还记得一则“‘头箍女孩’卖花自筹手术费”的新闻,故事的主人公是李睿婷。因患有先天性神经纤维瘤脊柱侧弯,婷婷从小生活在困境中。2015年,9岁的李睿婷因病情恶化,和妈妈来到广州求医,母女俩靠在街边卖自制的彩泥手工花筹集手术费。她们的故事获得媒体关注和报道后,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简称“恤孤助学会”)及时伸出援手,此后6年间,这份爱心不断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