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在贝尔格莱德原中国大使馆遗址凭吊许杏虎、朱颖烈士

3月16日,来宾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消息,截至3月16日,来宾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1例全部治愈出院,治愈率达100%。

目前,广西已连续20天无新增确诊病例,连续19天无新增疑似病例,连续32天无死亡病例。广西已有11个城市确诊病例“清零”,现仅剩确诊病例3例,均在院治疗。

中国文化中心主体框架已经落成,文化中心楼前的孔子塑像也已完工。塑像左侧有一块黑色石碑,上面分别用塞尔维亚文和中文刻着几行金色的文字,“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支持和友谊并谨此缅怀罹难烈士”。石碑后面就是中国原驻南联盟大使馆的旧址,现在旧址已经拆除,代之而建的是中国文化中心。

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遗址凭吊三位烈士,铭记那段历史,在烈士精神感召下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努力。

对于像他们这样为国牺牲的人,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2016年6月17日,应邀访问塞尔维亚的习近平主席刚刚到达贝尔格莱德,参加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在塞尔维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陪同下,前往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旧址,凭吊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位烈士。在新闻中,我看到了遗址前黑色纪念碑上镌刻的“缅怀烈士 珍爱和平”大字,看到了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满怀深情地肃立、默哀、献花,我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在内心里对两位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同事说: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如此隆重的仪式来纪念你们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的时刻,中国向塞尔维亚派出了医疗专家组,为他们提供了最宝贵的支援。在电视上看到中国医疗专家组到达贝尔格莱德的情景,我不禁回忆起疫情发生前不久,我踏访塞尔维亚,去凭吊21年前牺牲在那片土地上的许杏虎和朱颖两位烈士。

为严防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广西在疫情防控期间实行境外人员返桂入桂主动报告制度。广西将严肃追责问责,对于迟报、漏报、瞒报、谎报、不报境外返桂入桂人员情况或拒不配合疫情防控相关工作要求,造成严重后果的单位、家庭和个人,依法依规追究法律责任。对隐瞒不报的入境人员,除自行承担隔离期间的相关费用外,还需承担因此直接产生的其他费用。(完)

在烈士洒过鲜血的地方,中国文化中心大楼拔地而起,极具象征意义,也预示着烈士的精神已经升华,中国文化将在这里扎根,两国的文化将有更多的交流。

根据通报,目前广西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52例,累计出院247例,累计死亡2例。现有在治确诊病例3例,其中危重病例2例。全区现无疑似病例,现有输入性密切接触者12人正在接受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截至目前,广西已有梧州、百色、贺州、贵港、玉林、钦州、桂林、河池、南宁、柳州、来宾11个城市确诊病例“清零”,加上一直没有确诊病例的崇左,广西已有12个城市无确诊病例。

一提到塞尔维亚,我就会想到许杏虎和朱颖。我是他们的老同事,曾同在一个报社工作,曾一起努力为这张报纸增光添彩,我与他们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也曾为他们的牺牲而不止一次流下泪水。

祖国和人民没有忘记每一位为国捐躯的烈士。自1999年三位烈士牺牲后,每年的5月7日,在中国大使馆旧址都举行悼念活动,光明日报社的同事也会到北京八宝山许杏虎、朱颖的墓前悼念,而更多不能到现场悼念的人则在心中默默地悼念。今年3月,中国医疗专家组到达贝尔格莱德不久,也专程到大使馆遗址去凭吊了三位烈士。

牺牲在那片土地上的三位中国烈士,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加深了两国的友谊,塞尔维亚人民也同样把三位中国烈士当作他们的英雄。在塞尔维亚,我感受到了塞尔维亚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也看到了两国交流合作的深厚基础和美好前景。现在,大批中国游客去塞尔维亚,仅2019年前7个月就有7万中国游客到访。贝尔格莱德的不少街道都有中文标识,中文已成为除英语、俄语和当地语言之外的第四种标识,不少塞尔维亚人可以用简单的汉语同中国游客打招呼。谁能说中国游客在塞尔维亚所得到的各种礼遇,以及两国的亲密关系、友好合作,与三位牺牲的中国烈士无关呢。

南宁市是广西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城市。3月15日,南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消息称,经广西专家组评估,认为该市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邕武医院进行隔离治疗的1例确诊新冠肺炎重症病例叶某某达到出院标准。3月15日18时20分,该名患者治愈出院。至此,南宁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55例全部治愈出院,实现全市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清零,治愈率达100%。

以往的一幕幕,已经牢牢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怎能忘记,21年前的1999年5月8日,北约悍然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致使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朱颖牺牲,数十人受伤,大使馆馆舍被毁。消息传来,举国激愤。在记者站驻地银川,我接受了当地媒体的采访,怀着满腔悲愤声讨了北约的暴行。在座谈会上,我又以许杏虎、朱颖同事的身份发言。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收看相关新闻,一直被悲伤和愤怒的情绪笼罩着。我从新闻中看到,报社许多熟悉的同事纷纷报名,要求去前方,续写许杏虎、朱颖没有写完的《战地日记》。我于是写了《接过烈士手中的笔》《中国记者吓不倒!》两篇文章,后来又写了《许杏虎故居前的哀思》一文,赞颂这种不屈不挠、勇于献身的精神,抒发对许杏虎、朱颖烈士的哀思之情。但我的思念还是难以释怀。

石碑前面的石台上摆着花篮和花束,这让我感到欣慰。就在我仔细观看的时候,又有几拨中国游客一路寻找而来,对三位烈士表达缅怀之情。相互交谈中,他们对那段历史都了解,对三位烈士都满怀敬仰、钦佩、缅怀之情。得知我就是其中两位烈士的同事时,他们纷纷表示,祖国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他们的,你作为他们的同事前来凭吊更有特别的意义。

3月15日晚,柳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消息,3月15日,柳州市在广西龙潭医院治疗的最后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经市专家组复核,达到新冠肺炎临床治愈标准。该患者为51岁的覃某某。截至目前,柳州市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实现“双清零”。

2009年5月7日,贝尔格莱德市政府决定保留中国原驻南联盟大使馆残存的建筑,并在使馆旧址前竖立了纪念碑,以此缅怀在北约轰炸中牺牲的中国烈士,感谢中国在塞尔维亚最困难时期给予的宝贵支持。2016年,贝尔格莱德市政府决定将中国原驻南联盟大使馆所在街道命名为孔子大街,将大街附近的广场命名为“中塞友谊广场”。我国则在使馆旧址上兴建了中国文化中心,中心的地址就是“孔子大街一号”。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心中萌发了一个念头:如有机会,我也要去现场凭吊烈士。终于,去年我有幸以普通游客的身份踏上了这片向往很久、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到了贝尔格莱德以后,尽管想去的地方很多,但我坚持要先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旧址。一路询问,我很顺利地找到了正在兴建中的中国文化中心,因为当地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对命名不久的“孔子大街”也不陌生。

(作者:庄电一,系本报宁夏记者站原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