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技术领导力(ID:jishulingdaoli),作者:Mr.K。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他是阿里的“扫地僧”,写代码级别最高的人,一等一的技术高手,他非科班出身,用近20年的时间,修炼成为受万人敬仰的技术大神。

长此以往,技术越发娴熟的多隆,在阿里熬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大神之所以为大神,除了天赋,不外乎就是刻意练习,就像李小龙说的,“我不害怕练一万招的人,我只怕把一招练一万遍的人。”

作为一个技术痴,多隆除了去食堂吃饭、睡觉和上厕所,他把剩余时间全都拿来写代码,哪怕现在已经是阿里技术岗里最顶级的P11,还是没有一个独立办公室,依然和其他同事一起工作,只要其他人有技术上的问题,总是随叫随到,态度和蔼。

多隆他们没有让马老师失望,在一个月内就将一个涵盖了所有交易系统和论坛系统的“淘宝”网站弄出来了。

“还有一次,淘宝 session 框架调用 session_tair 故障,10几个人一起排查问题,从 6:00 排查到第二天的 6:00,最后是多隆查到了问题。”

他的能力源于他的热爱,他特别喜欢看源代码,许多让程序员焦头烂额的问题,多隆就会凑上去看看怎么回事,第二天他就能直接告诉同事,改动哪一块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让同事惊叹不已。

熟悉多隆的人都知道,小说里的“多隆”非常符合他的人设,一是他为人仗义,但凡有同事向他请教技术问题,他总是随叫随到,久而久之,淘宝内部有一句口头禅流传,“有困难,找多隆”;二是因为他为人单纯,只沉浸在写代码的世界里。

在多隆看来,“没有所谓的大神、大牛,真的都是从做项目开始。我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什么都不懂的,比如 2000 年进阿里的时候,我连 JAVA 都不懂。当你在工作中遇到问题了,就去找资料,然后去把它弄懂、弄会。只要肯花时间和力气,那你自然而然就会了。”

同样,基层党建与治理工作同样应该以人为本,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和服务功能。上海杨浦区滨江综合开发管理工作坚持党建引领,着眼市民群众关心的出行、健身、游览观光和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在5.5公里的滨江南段公共空间建设了6个开放式党建服务平台——“人人屋”党群服务站。木结构的房屋搭成“人”字,取名“人人屋”,彰显以人为本的理念。另外两个“人人屋”还在建设中,预计今年第四季度投入使用,届时滨江南段公共空间将拥有8处党群服务站,平均每700米就有一处。

跟大多数男生一样,多隆的理科成绩非常好,尤其是数学,当时只要学校组织数学竞赛,多隆就会参加,而且每次都能拿奖。与此相反,碰到语文、英语,多隆只能举白旗投降。

多隆写的代码几乎不需要测试,这是他能够“封神”的另一个原因。

如果在其它公司,这样单纯的程序员,会有一百种死法,更别指望能晋升到副总裁级别了。不得不佩服阿里文化的包容性,让多隆这样纯粹的技术人得以“封神”,激励了更多年轻人,去勇敢追逐自己的技术梦想。

2019年11月初,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杨浦区滨江考察时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城市建设,无论是新城区建设还是老城区改造,都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聚焦人民群众的需求。

“红色管家”上岗两年多来,群众反映良好。在社区党组织的协调下,过去关系紧张的业委会和物业公司之间也能够坐下来群策群力共同为居民解决问题,整个社区治理环境也进入了良性循环的状态。

被选为阿里合伙人,身家26亿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要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同样需要发挥基层党组织的引领作用,特别是基层党员的带头作用。

阿里巴巴合伙人本身就是阿里巴巴集团颁发给个人的一座丰碑:合伙人可以决定阿里董事会人选,可以对集团事务产生影响力,当然,也可以分到阿里的股份。

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滨江期间,还饶有兴趣地到“人人屋”与市民和游客们交谈。如今,这里已经成为深受市民和游客喜爱的打卡地之一。只要不下雨,每天都有人到里面坐一坐、看一看。这种将基层党建和公共服务相结合的做法,将党群服务站点打造成为民服务的载体,提供便利、多样化的项目,把服务做到了游客身边、做到居民心里。

从2003年到2007年,淘宝搜索引擎就是他一个人在写,一个人在维护。除了淘宝搜索引擎,多隆还维护着文件系统 tfs、key-value 系统 tair,cache、通讯框架等等。

无论是“红色管家”,还是“江大姐”“人人屋”,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拉近了党组织与群众的距离,以最人性化、最接地气的方式为人民服务,这样自然就能赢得百姓的信任与好感。有了百姓的信任与支持,党建引领社区治理才能落到实处,“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才能最终实现。(记者 周彪)

在江新社区,居民遇到困难和纠纷,总会第一时间想到“江大姐”。其实,“江大姐”并不是某个人,而是该社区的一个服务品牌。社区不仅有“江大姐”志愿服务队,还有“江大姐”调解室、“江大姐”公益课堂……

像多隆这样,从毕业就进入一家公司写代码,十几年如一日地专注于技术,从普通员工做到上市公司合伙人,除了自己付出了超越常人的努力之外,无疑也是非常幸运的。

多隆从杭州大学生物系硕士毕业,当时也拿到了一家公司日本的offer,最终却选择了当时还籍籍无名的阿里巴巴,至于什么原因,他从未对外提及。多隆不会想到,这个选择将改变他的命运,就好像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江大姐”调解室成立于2011年,是一支主要由社区党员和热心群众组成的矛盾纠纷调解志愿者队伍。调解室现有志愿服务的调解员三十多人,这些年来,他们义务调解身边的各类矛盾纠纷300余起。

近年来,江新社区积极联系市卫健局、市人力资源社保局、暨阳小学等单位成立“党建联盟”,邀请共建单位的专家和领导担任社区“大党委”兼职委员。被社区选聘的兼职委员可不仅仅是“挂名”,他们还必须参与社区党建工作联席会议,参与商讨社区治理,领办社区事务,解决居民关切的问题。

“红色管家”全流程跟踪服务

多隆,1976年出生于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蔡垟村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

成为人人敬仰的技术大神

“江大姐”反哺社区治理

1994 年,多隆考上杭州大学。当时高中教育并不像现在这样普及,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够一直读到高中甚至是大学,是件了不得的事情。多隆原本想报考计算机专业,因为当年的计算机专业太过热门,多隆被调剂到生物科学专业,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技术的热爱。

“周末我送小孩去少年宫,自己也会带着电脑去看看资料或者写写代码。很多情况下真的没有捷径,就是看你肯不肯花时间,就是这样。”

1991 年 9 月,15 岁的多隆进入苍南中学。老师对他的印象是,腼腆、害羞,“平时不爱说话,在班级里属于默默无闻型的。但是会经常带着问题来找老师,有时候还会问得脸红。”

他就是,蔡景现,花名“多隆”,一个神一样的程序员。

这时候,多隆的技术优势一步步体现出来。

“淘宝”正式上线后,随着流量的不断增大,各种突发问题不断,搜索引擎的维护成为多隆的工作日常。

为此,苏州工业园区将“红色管家”理念引入基层党建工作中,强化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和服务功能。2018年5月,“红色管家”项目三方协议集中签约仪式在园区管委会举行。社区党组织、小区业委会和物业服务公司三方共同签署协议,对三方在项目推进中的权责和义务进行了细化和明确。

2003年4月,为了狙击如日中天的eBay易趣,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成立了一个神秘的组织,由孙彤宇领衔,主要人员有“多隆”蔡景现、“虚竹”师昱峰、“三丰”姜鹏等,这群人的主要任务是秘密研发淘宝。

淘宝早期的三个程序员之一

自2018年7月1日正式运营以来,“人人屋”党群服务站坚持全年无休,为周边居民和滨江游客提供咨询、讲解、导览等服务,还提供血压仪、除颤仪等医疗设备。而且,不同的服务站设置了不同的主题,巧妙地将党建与历史人文融合在一起。例如秦皇岛码头驿站做得如同一个船舱,在这里可以读到老一辈革命家赴法勤工俭学的历史,了解红色码头的故事。大桥公园驿站展示着老工业基地的“三转一响”等遗存,让人感受产业转型升级的时代变迁。“红色+文化+服务”成为这些党群服务站的特色。

阿里行颠(CTO张建锋)曾这样评价多隆,“多隆做事一个人能顶一个团队,比如说写一个文件系统,别人很可能是一个项目组,甚至一个公司在做,而他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阿里研究员毕玄说,“在阿里,牛逼的人很多,但能被称为‘神’的只有多隆一个。他在解决故障方面的能力更是无人能及,在淘宝的故障解决历史上有 N 多的案例。”

一位阿里人曾描述过这样的场景:“2010年公司的乒乓球比赛决赛是在创业10楼的休闲吧举行的,比赛现场距离多隆只有20米远,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很多人都被吸引过去了,整个办公区只有多隆一个人还‘粘’在椅子 上。”

阿里中间件研究员小邪,随手举了两个例子,“五彩石项目,多隆完成了商城搜索的 dump 逻辑,当时如果没有多隆,整个项目需要延后 2 周。”

当时的多隆可能不知道,他们即将要做的这件事将彻底改变无数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甚至影响到整个互联网的格局。

多隆后来回忆说,那天他们一行人被叫到马云办公室去签一份秘密协议,协议是全英文的,估计除了马老师没有人能看懂。

阿里合伙人彭蕾曾说过,“多隆写代码可以写到入定的状态。”

多隆在阿里的战绩,硕果累累,不无夸张地说,是一个可以躺在功名簿上睡大觉的人,但他没有。

社区还开设了“江大姐”公益课堂,邀请共建单位的专业人士到社区讲课,通过这种方式既能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又能促进党建工作的互融互通,资源共享。一些“江大姐”公益课堂的学员还积极加入社区志愿者服务队,共同为社区提供多样化的服务。

大学四年,他基本上整天泡在图书馆,机房,还会跑到老师的办公室,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多隆把机器拆开搞来搞去,经常被老师骂,然后又自己给乖乖地装回去。

“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这是江新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墙上的一句标语。该社区是位于浙江省诸暨市暨阳街道的一个老小区。近年来,社区坚持党建引领,围绕新时代“枫桥经验”,用最接地气的方式吸引更多居民参与社区治理,唤起社区居民的主人翁精神和责任意识,增强了社区凝聚力,提升了居民的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真正达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大家庭。

多隆如果遇到一个程序上的问题,在没有固定的正确答案的情况下,特别喜欢从源码下手,如果源码解决不了问题,他会继续往glibc和kernel一直看一下去,可以说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他正在解决的问题。

他开始接触所谓的“电脑”,其实就是类似“小霸王”一样的学习机。有次,他看到了一本关于 Basic 编程语言的书,深深为之着迷,觉得这个东西太神奇了,一开始只是用它做一些加加减减的运算,乘法表、口诀表。

“小区里面的纠纷大多是一些小事情,通过像我们这样的熟人出面调解,效果比较好,大家当着面把事情说清楚,矛盾也就化解了”,江新社区“江大姐”调解室的一位调解员告诉记者。

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有多难?目前阿里巴巴总共有10多万员工,阿里合伙人不超过40人!

多隆,这个名字是一位花名叫“小宝”的同事给他起的,取自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的御前侍卫总管。在小说中,多隆这个人是个老粗,头脑简单,为人热情,而且信任别人到掏心掏肺的程度。为了韦小宝这个朋友,无论要放沐王府的刺客,还是要在法场上救回犯人,眼都不眨一下。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要绕开问题的本身。工程师对于代码,一定要精益求精,不论是性能,还是简洁优雅,都要认真打磨自己的作品。”

在阿里内网里,多隆的个人页面被打得最多的标签是“神”、“大牛中的大牛”。

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的重要合作项目。作为一个开发建设的新城,园区外来就业人口占到总就业人口的85.9%以上。在这种非常现代化的移民新城区中,传统的熟人社会中“有问题找熟人”的方法已经不再适用。居民多层次、多样化、多方面的需求集聚,给社区治理工作带来新的挑战。

非科班出身,成为顶级技术专家

彭蕾在解释为何会让多隆入选合伙人时说:“合伙人最看重的就是坚持使命、传承文化。这三位同学都有单纯、专注、坚持和热爱的特质。他们三个人的特点就是很傻很天真。”

但是多隆却不认同自己“封神”的说法,他说,“就是解决问题嘛,想要解决代码问题就得不断试错,先要找问题,然后定位问题,有时经常在家里搞到很晚,还是有很多东西还是搞不出来。”

“人人屋”服务为人人

当时马云问他愿不愿意做这个项目,多隆问了一句:到那里后是不是还是写代码?在得到马老师肯定的回答后,他放心地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多隆被不只一次的问到同样的问题:“如何能够像你一样,成为一位大牛,或者说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社区既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也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社区党建成为城市党建工作的重要基础。新形势下,如何做好群众工作,以社区党建引领社区治理,成为我们需要研究的重大课题。

“要学会总结。比如,原来经常做一些重复劳动的工作,那你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工具出来,让自己从这种重复劳动的工作中解放出来。”